• 决赛.

    Jun 6, 2012

    这篇本来想写在5月19号之前,是为前瞻;之后想写在20号,是为复盘;再后来想写在五月,是为总结;结果就六月了。

    两场比赛:广院杯决赛,欧冠决赛。对我来说前一场比后一场还重要,因为前一场是母队,后一场甚至没有我支持的球队。

    广院杯决赛的过程和结果都堪称荒谬 - 主裁判明目张胆的黑哨行为,以及研究生院队数分钟的12人作战,都被场边的摄像录了下来,可是校学生会却最后却维持了主裁判的黑哨行为,这不仅是令人失望了,简直令人心寒齿冷。而今年大四,即将毕业离校的门将小郭,他推主裁判那一下成了校学生会最好的借口。更令人遗憾的是,校方经过研究,还取消了国传本次广院杯成绩,并取消了国传下届广院杯比赛的资格,而这个处罚都不知道是援引了什么条例做出的。总之我们不会忘了主裁判石某在比赛结束后,面对国传方面质疑,面对边裁再三确认之前他判罚有误的情况下,只能尴尬地宣布主裁判最终判决不可置疑,不敢与我们理论,只想迅速离开现场;也不会忘了身为学校教员的陈某上来寻衅,还没说几句话就对强哥出拳,后来还对强哥宣称“我就是想打你”的嘴脸 - 我只是后悔当天考虑不周,一双人字拖不但没能好好踹上几脚,还在混乱过程中伤了脚趾,任何群体性活动都要整理好装备这个事情以后是不能忘了。

    而欧冠决赛相比之下就显得平淡许多,不论是场上还是场外,不论是过程和结果。现在再说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接着看欧洲杯,看看德国队怎么样。看看丧逼的罗本怎么样,看看没那么丧逼但是也没好到哪儿去的里贝里怎么样。不过总的说来,赛季结束之后,现在还处于心理疲软期,对欧洲杯还是有种提不起兴趣的感觉。

  • 比赛.

    Apr 15, 2012

    基本维持着隔一周踢一场比赛的频率,昨天的比赛不论从场面还是结果,都是近期几场比赛里相对好的一场。

    当然球队的问题还很多:

    • 人员始终不齐整,除了第一场比赛外,报名参加球队的人再没聚齐过,主力阵容都没能再凑起来踢一次,更遑论替补了。所幸的是每次来的人还够,还能踢八人制的比赛。
    • 人员水平参差不齐,限于基本功、心态、对足球的理解、体力等各方面问题,即便是首发阵容里也有很多人其实难副。当然,基于第一点,能凑齐人就不错了。
    • 前场缺乏支点,中场缺乏组织,只有后场还算称职,但是只靠防守是无法赢得胜利的。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定位球的利用(包括任意球、角球甚至边线球)变得至关重要,然而我们并没有能很好地把定位球的机会转化成切实的威胁,这又与第二点提到的内容切实相关。

    现在这支球队的处境就像一个联赛里挣扎于保级的小球会:有一两名实力超过平均水平的队员,但是很容易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能力得不到发挥;有几名平均水平的球员,能跟上比赛节奏;有几名能力不足以在目前这个级别的联赛里立足的球员,如果不努力就很难为球队做出贡献。

    球队接下来会往哪个方向走呢?如果想参加联赛,那就应该选一个对手实力相当,至少不要超过太多的组别,虽然我觉得大部分参加比赛的队伍都比目前我们这支队伍实力高出不少吧。毕竟这支队伍里的很多人缺乏自省,如果比赛踢完却没有任何意义,那对于一些人来说会是一个打击。就像玩大师联赛一样,如果一直输球,队员士气会低落,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还是更倾向就在地坛每周玩玩,偶尔约个热身赛性质的比赛踢踢,动作不太大,胜负没那么重要 - 毕竟一踢联赛,心态就不一样了,拼抢的激烈程度肯定都会有一个提升。不过只要能把队伍稳定下来,以后肯定还会继续有新人加入,队伍的实力是可以一点一点提升的。关键是,队伍在每一个阶段都选择一个适合这支队伍提升的方式往前走,一步一步来。这都是大面儿上的东西,细节就更多了。

    -

    回学校看了广院杯小组赛阶段的比赛,国传跟工学院的比赛。令人惊讶的是这两支队伍居然都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场面之混乱使人难以理解,双方都毫无战术可言,出球选择之差,视野之狭窄简直令人发指。工学院的队员跟几年前比起来,踢得差多了,脾气倒比原来还大。裁判水平比起原来也是一路探底,毫无下限可言。对此我只能自嘲到,也许足球在中国真的已经是old fashion了吧。

  • 圈子.

    Mar 22, 2012

    腾讯新推出了QQ圈子。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很难不去把这个东西跟google+进行对比。不过现在QQ圈子还是一个远谈不上成熟的产品,能看到的大概只是腾讯利用积累的数据所打下的一个地基,这个产品会往什么方向发展,还要看负责这款产品人员会怎么做。有的人在试用了一下之后就决定停用圈子,并且把自己的信息也隔绝在这个产品之外,这一点我倒觉得没什么必要,有什么值得恐惧的呢?那些你不想去沟通的人,即便出现在圈子里,那些人也不一定想来跟你沟通,而且你并非一定要接受跟他沟通嘛。你断了这一条路,也总还有别的路,防是防不过来的。

    关于圈子这个概念,我倒觉得相比QQ圈子这个形态,path做的更好 - 这无关产品的载体:尽管一个是PC端的产品,一个是无线移动客户端的产品。path的优点在于它的相对封闭,150个好友的数量上限是个很微妙的数字,仔细想想,我们在推送一些日常生活的信息时,真的想让那么多人看到么?平时真正与我们有互动的人大概数数,也不过几十之数吧。好友数量的限制,一方面确定了在分享信息时接收人群体的单纯性;另一方面,自己作为接收信息的一方,也对信息的来源有一个主动的选择,使自己接收到的信息都来源于优先权位于最前列的群体。当然,150这个数字是否还可以进一步缩减,就见仁见智了。

  • 习惯.

    Mar 20, 2012

    很多人都不写blog了。只有非常少,非常少的人还在维持着颇高的更新频率,不容易。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能坚持下来就都很了不起。尽管我也时常觉得好像没什么可写的,其实只是没上心而已,有的事儿还是应该记录下来。

    等开始上班之后,但愿还能每周末都去踢球吧,如果连这个都不能保证,那人生的乐趣就又少了一大块。不过在地坛踢久了,还是有些想再找机会踢踢大场,哪怕作为替补只能出场二十来分钟也好,毕竟八人制和十一人制的差别太大了,而真正想踢的还是正规的十一人制比赛。

    右脚脚跟的位置在最近两次踢完球之后又有些疼,持续两天左右才会消失,我怀疑又是足底筋膜炎之类的。可是这种情况又很难说是否需要到医院检查,以及是否能通过检查得到一个结果。而且即便知道是足底筋膜炎,需要的也不过是静养,所以想了想还是就先这样吧。比起这个,还是右脚大拇指指甲的瘀血更让人无奈,每年一次例行般地更换这个指甲,如果今年来的太早的话会对踢球造成影响吧,想到这个不由自主就有些头疼了。

    每次只有在周六要去踢球,以及踢完球准备回家的时候,才会有应该好好练练开车的想法。但是不踢球的时候,以及踢完球要去喝酒的时候,就想不起来了。

  • 球队.

    Mar 15, 2012

    昨天半夜打高达无双3消磨时间等欧冠开始,突然手机响了,提示有新微信。打开一看,是强哥发来的,一听是他的老歌清唱,赶紧点评几句换来下一首。听完三首之后强哥问我怎么还不睡,我说等欧冠呢,然后我们俩就聊起来了。说到他们的纯洁友谊俱乐部,搞得很是风生水起,周周约比赛踢大场,来劲。

    我跟他也说了说我现在这边队伍的情况,他的建议是让我们稳定的几个人干脆跟别的队伍商量商量,重组一下,这样也能保证总有比赛踢。不得不说这是个理性的建议,很好,但是不太适合我们现在的情况。怎么说我们也是紧密团结在老高周围,这要是就其中几个人去跟别人踢去也不太地道。不过现在这拨儿人要想稳定地踢比赛看来也不太现实,到底这支队伍会怎么样,我不知道,老高恐怕也不知道,而更多的人可能都没想过会怎么样吧。我对这种状态其实有些意见,不过也无可奈何。

    其实我能想到的解决办法很简单,退一步,不搞队伍,不踢联赛,按现在这拨儿人的水平和心气儿,也就是地坛踢踢,锻炼身体兼开心,就够了。要踢比赛的话,必须得是一支队伍,但是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一支队伍,需要的是热情、态度、纪律和爱,这是我昨天凌晨看完国米的球准备睡觉时想的,是强哥跟我聊的,更是我大学四年在国传中学到的。

  • 比赛.

    Mar 13, 2012

    新的一年,又开始每周末踢球,第一场是2月18日,这也开始了马上一个月了。

    踢了两场友谊赛,对同一支队伍,八人制的比赛,两场都是惨败。第一场还可以安慰自己说是因为在一冬天没运动之后突然来这么一场,根本踢不动 - 而且事实的确如此,整场比赛的换人之频繁简直是惨不忍睹,上了下下了上的,说是闹剧也不为过吧。第二场倒是体力还凑合了,起码我基本跑了全场,也有助攻到对方半场的时候,不过也仅限于上半场。到了下半场,上去之后根本跑不回来,只能溜达回去。当然这也拜队员缺席到令人发指这一原因,八人制比赛就来了九个人,怎么踢?虽然上周末风是大了点儿,也不至于都不来吧,就这出勤稳定率,我觉得我们参加小联赛这一事件可以暂缓提上日程了。

    去年踢了那么长时间,今年再开踢之后能感觉到还是实实在在涨了点儿球,不过耐力的确是个瓶颈,体力下降之后,集中力也跟着下降,判断失误,动作变形,一连串不可逆的恶性反应。上身练了练又停了,还是懒,耐力更不好练,天再暖和点儿可以开始骑车了,这个得坚持,当然最好空气质量别太差,不然真是拼命了。骑不了车我就回大院跑步去,大院空气好歹还算行,起码操场周围一大圈儿树呢。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真理啊,练吧。忍耐,克制,努力,之类的。

  • 正月.

    Feb 16, 2012

    一转眼,正月都要过完了。

    这个年以及春节之后的日子过得还挺忙碌,除去家人的聚会,跟朋友们的聚会也是出乎意料的多。我本以为大家更愿意在北京最冷的日子里呆在家里,起码我是这样的 - 从小到大关于冬天的美好愿望之一就是能在阴沉的冬天睡到自然醒,半躺在热被窝里看书,看到困了就顺势出溜下去继续睡。但是这两周的周末实际上都反而比平时忙碌的多,忙得基本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就要起床,累的要休息到周二才能恢复元气。

    高中同学聚了一次相对大的,以入学十年为由头。老师来了不少,只是可惜李樯人在老家没法参加。别的老师我看是都基本没变样儿,也就是吕老师好像比原来内敛了一些。说了些不疼不痒的话,不够尽兴,不过想想这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以后也不再幻想经常组织这种大聚了,等下次什么十五年二十年的时候再说吧,我都能想象到时候席间的景象了,反正是少不了吹牛逼的,也少不了犯傻逼的。

    没去庙会,就初八去了次白云观,其实我就为了砸铜钱去的。跟去年一样被冻得像傻逼一样,回家吃药,算是躲过一劫。

    送走了刘强,小伙子去了委内,真是个让人没法儿放心的地方,希望他一切顺利,平安就好。

    大学同学也聚了一次,在北京的人比去年同期多了一点点,不过很快又要少一点点了。有的人走了,有的人回来了,有的人在却很难见到,还好大部分人都靠谱。去年单身的今年依旧单身,去年恋爱的今年已经结婚,去年结婚的今年已经生子。席间听着姑娘们围着Sara大谈孕妇心经,我真庆幸自己是个男人。就现在这个社会舆论风向,姑娘们这个年纪如果还毫无结婚征兆的话,的确多少都有一些压力,祝姑娘们都运气好些。

    参加了水瓶座三个姐姐的生日聚会,人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弄得我自己还挺特殊。跟姐姐家的时候不觉得,跟姐夫踢实况什么别的都顾不上,可真一上桌吃饭就尴尬了。不过还是得知道到底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想的够明白了,已经形成了一种接近于“信念”的东西 - 当然也许它只是一种执念。无论如何,只要它能支撑住我的内心就行。也许它会不断进化,变得更加坚实,像是层层堡垒,但是最终想要击破它,需要的只是一个“事实”。我希望当那个“事实”出现的时候,我不会用内心堡垒的幻影妄图回避,而是心甘情愿地毁掉那支柱。

    常总把假期最后几天贡献给了北京,托他的福我又见到了毕业后再没见过的球队师弟,甚是亲切。这还意味着我们即将开始的周末踢球活动又多了潜在的参加者,这是最让我高兴的。本来还说情人节几位单身不单身的男女一块儿吃个饭,乐呵乐呵也就过去了,没想到在晚饭地点都敲定了的最后一刻,常总又被夺命追魂call逼到改签当晚最后一班飞机赶回香港干活,于是最后只有沉默的扒猪脸呲牙咧嘴地仰望零下三度的北京夜空,但愿常总在梦中能与那只猪的灵魂相遇互相吐个苦水吧。

    能串出这么多话还是要感谢街旁,就像叶子的脉络一样,我顺着签到就能找回我的记忆。记性不好的用它当个时间流梳理器,没坏处。

    -

    共勉。

  • 生日.

    Jan 16, 2012

    今年的生日过去了。

    那天家人问我想吃什么,我说就煮个面来吃吧,一碗汤面加个溏心蛋,很满意。因为一大早就去参加姐姐的姥姥的遗体告别,忙到下午才回家,也无心过生日,所以能这样就很好。在自己的生日这件事上,我是毫无物欲的,不管是大餐,蛋糕,生日礼物,都不过是些点缀,唯有家人和朋友的祝福是最让我感到生日还算是有意义的。

    今年还收到了珍贵的生日礼物,葛爷赠我加里内维尔的自传,姐姐和姐夫联手送来FIFA2012和牛牛玉照一张,于我都是极其实用及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令我很是感激。生日礼物送不好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我宁愿送人一束花,哪怕花落有期,只要能让人闻香几日就已足够。或是送酒,落肚为安。

    还跟朋友打牌半宿,扯淡半宿,喝了不少酒,快到天亮时大家纷纷睡去。我听着人打呼噜,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天慢慢亮起来,最后勉强睡了两个小时,看了两双大白腿,算是生日福利。再醒来又去了什刹海滑冰 - 我都不记得我上次玩冰车是什么时候了。总之是个意外又有趣的生日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