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冠军.

    Aug 16, 2012

    第一场比赛完了之后,我默默地想:4 to win。最终这个想法成为了现实。

    三周,五场比赛,全胜。以主力之姿基本打满了所有的比赛 - 尽管全场只有50分钟,技术含量不高;尽管发挥有起伏,最终也没能进球 - 还是拿到了冠军。这个冠军对其他人来说很重要,人力资源部门的哥们儿说他们去年还垫底,但是对我来说,这个冠军意味着更多:虽然依然踢得不怎么样,但是在断断续续地坚持了两年之后,我的付出终于有了一个小小的成果。我还想起了大学时错过的那些冠军 - 如果我更早就开始踢球,大学的时候能为自己的球队贡献更多的力量么?生活没有如果,我只能在回家的车上流着眼泪看着窗外,公主坟环岛中央的大树在路灯的照耀下仿佛洒满金粉,我定定地凝视着它。生活也无法倒退,我只能把握住每一次机会,让自己变的更好,这个冠军对我来说只是开始,我希望自己能走的更远。

  • 无题.

    Aug 12, 2012

    1.连着两周都是二四六三场球,状态的确是越来越差,小伤也恢复不过来。今天踢到最后,右脚脚踝左右扭都觉得疼。下周周二轮空,周四决赛,然后就能轻松点儿了。

    2.连着看了两天演出,卡奇社和海龟先生。卡奇社自不必说,07年听了之后就忘不了,虽然只有那么一张专辑来回地听,但是还算是耐听,这次的演出也是惦记了一阵子,没错过。女主唱造型有点儿像Amy Winehouse,跟唱的歌儿有点儿错位,所有曲目都是重新编曲过的,其实搭上几首新歌发一精选+新歌也不错。海龟先生现场太牛逼了,以后有一次我就得看一次,可惜专辑买不着了,不管是原来的雷鬼还是现在的摇滚都特别适合MAO这种场子。主唱贝斯和鼓真是一个赛一个骚气,太招姑娘喜欢了。据说这队就是懒,这点跟卡奇社一样,要不然这俩队得多火啊。

    3.MAO听完演出出来,在瓢泼大雨中往西走了不到200米就能拦到空车是什么水平?

    4.我觉得上了快俩月的班,加上踢球和一系列社交活动,我又像个正常人了。

  • 立秋.

    Aug 7, 2012

    夏天果然一下子就过去了。

    尽管从温度上来说,北京还会热一阵子,但是立秋之后总归是不一样。昨天晚上在外面吃完饭回家的路上能感觉到晚上的风已经开始变凉,如果骑车的话大概晚上穿长裤也不会觉得热。令人遗憾的是今年夏天没有游过一次泳,也没有出去玩过。青岛之行推迟一周进而取消,讽刺的是倒是在家里看了两次海。不过这一个夏天也没算太浪费,毕竟踢了那么多次球,除了上周六之外也没怎么受伤,很享受。

    奥运基本没关注,完整看的比赛也只有一场美国和法国的篮球小组赛。看着成天微博上满屏幕的奥运还真是有种不胜其扰的感觉,索性连微博都不太上了。这时候就体现出豆瓣这种小清新垂直领域的优势:控制好自己的timeline就很容易避开奥运,毕竟圈子不同。

    这礼拜不出意外又是三场比赛,不过带着膝盖和脚踝的伤,还是安全为上。

  • 踢球.

    Jul 28, 2012

    北京上周六一场暴雨,闹得这一礼拜的天气预报有如惊弓之鸟,天天报要下大雨。虽然托福意外得了半天假期,回家还睡了一会儿,但是也因此错失了周四的公司足球俱乐部活动,甚是遗憾。

    昨晚早早睡觉,放弃奥运开幕式不看,就盼着今天不下雨好去踢球,果然如愿。队友们不在,我就自己进去随便玩玩。今天地坛北半场还有包场的,不过南半场一共也就分了三个小场,真是我在地坛踢球以来人最少的一次。场地一宽踢起来是爽,宽度拉的极开,我这到了就上没做热身,开个大脚恨不得都开不到位。

    天赋有限,只能靠多看多踢涨意识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乐在其中。

  • 搬家.

    Jul 15, 2012

    上周忙的不善,工作处理的还算及时,主要是被搬家折腾了一整周。

    房子总算是租出去了,上周每天晚上都要回去,从抽屉里壁橱里柜子里掏出许多东西,有的留下有的扔掉 - 这还只是粗筛,然后用大整理箱运回现在住的地方。所幸我的东西齐整易收,卖掉了所有的杂志,所有没有价值再读的书,只带走了还会再读的书和所有的CD(尽管也许很难再听,毕竟数码版本更方便。)。小时候的玩具大多也都不会留下,一部分扔掉,一部分送人,开始还要硬起心肠处理,后来也就麻木了。总之像是蛇蜕皮一样。

    这时候我就会怀疑,有多少物质是在成长过程中真正需要的,是否真的有必要留存实体,让它占据空间,最后却都只是增加了熵的总量。

    收拾东西的时候又翻出来原来的日记啊信啊照片啊什么的,看了看觉得留着也麻烦,不留又好像有些可惜,再有决断力的人这时候也难免犹豫。我是希望收拾东西的时候能有一个火盆,这些都化作灰烬也就踏实了。

    真正离开的时候还是有点儿难过,毕竟在那里生活了七年。

    其实我现在向往的生活状态就像豆瓣上「我恨高科技」小组的简介里所说「我真想回到刀耕火种的1995年,这十几年里我的生活复杂了一万倍,傻逼高科技除了给我添乱,就是给我添堵,可是从北京到上海还是需要3个小时。每个人都应该住在没有电的洞穴里,抽都宝,骑马上学,练习武术,在树叶上写诗和小说。」

    转念一想,要真这样儿,那我都不知道我现在能干点儿什么。可是谁又知道如果是在这样儿的环境里,我们又都会走到哪里去呢?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还是该怎么着怎么着吧。

  • 无题.

    Jul 1, 2012

    当你发现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上你的这一生都不可能达到一个更完美的境界于是就万念俱灰了难道不可以么?

  • 夏至.

    Jun 21, 2012

    夏至是我一年当中最喜欢的一天。

    每年这时候就希望白天长一点,再长一点,长到变成极昼。可是白天还是过去了,真不甘心。

    上班上了一周,第一周就赶上个小假期,我妈开玩笑说你这两年没上班,第一个礼拜也少上一天就当缓冲了。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从第一天就开始加班,回家吃个饭继续加班,然后洗洗睡。什么晚睡症拖延症统统都没有了,这种病只有闲人才配得。上班的时候是真忙,别说看什么知乎虎扑了,连微博都没功夫看,只有每天早上起床之后在厕所能看看凌晨时候欧洲杯的赛果。

    欧洲杯也不看了,没法看,最后一轮开始都是两点四十五开始 - 我加完班回家都快九点了,吃个饭再弄弄工作转眼就十一点,只想赶紧洗澡睡觉。周末没事儿能赶上就看,赶不上就算,反正总有看不上的球,想开点儿,这跟工作比起来真不算事儿。

    暗黑三也在最后一个周日搞到了60级,然后就再没动过。我也不着急,反正这个游戏要等下一作估计也是十年之后了,何必争这几日短长。作为一名初次实实在在接触暗黑系列的light user,体验完了剧情已经很满意了。至于全职业制霸,炼狱模式通关什么的就放在以后吧。

  • 六月.

    Jun 6, 2012

    词不达意,物是人非。

    其实前一篇日志拖了那么久都没写不是因为拖延症,只是因为不想写。一点儿也不想说话,不光是在博客上,其它各种通讯方式都变得信号微弱。

    -

    “我突然感到非常难过。……就像一个独自运转的孤独的星球,你在此时此刻,明白其实你一直是一个孤独的星球。无论是一个人站在屋子里,还是站着喧闹的大街上,只有你自己明白,这个孤独的、有个缺口的星球,它只有这样毫无节制地独自旋转,直到转得精疲力竭,生命的最后一刻。”

    “那一种深刻的痛楚,像一种无药可医的慢性病,大概任何语言都表述不出来,无论怎样说都显得矫情,所以只好选择缄默。但可能有时候实在太疼了,不得不写出来,哪怕词不达意,也可以让自己好过一些。”

    “当我知道它永远也不会再有的时候,便明白心上被打了一个小洞。即使后来有了许许多多替代品,那个小洞就还是在那儿。微小但深邃,不易察觉。当你以为把小时候的事情全数忘记的时候,它从黑暗中跳出来提醒你一次。你一摸,它结痂了。”

    来自icier的《雾都追心》,恭喜她终于完成了这本书。

    读了两遍了。包括上面这些文字在内,还有很多,都是那种一看就不由自主发出“我操没错儿就是这样儿”的感叹的文字。这种认同感可能来源于成长过程曲线的相似方程 - 也许是曲率不同,也许是常数不同,但是波状和频率能对上,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

    把暗黑三普通难度通了,虽然基本就没玩过一和二,但是有wow的操作基础,玩这种两只手不用跟弹钢琴似的来回倒腾的游戏不在话下。试玩了一下BB之后果断reroll DH将会在未来的炼狱模式被证明是个英明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