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霜降.

    Nov 1, 2012

    下了一场雨,刮了几阵风,北京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冬天终于还是无可避免地到来。

    跑去苏州参加小白的婚礼,尽管小白忙的不可开交,仅仅来得及在酒店门口接送大家,整个儿婚礼过程前后一共跟大家在一起呆了大概十几分钟,说了几十句话 - 大部分都是她对我们一串话说完没空聊天就赶紧又去忙了,但是大家还是都很高兴。这大概是毕业后到现在,聚会人最多的一次,虽然也不过是来了将将2/3的人。同样的,大家也只是在抵达苏州的晚饭席间一起聊了没太长时间,因为到吴江之时已经太晚,晚饭之后没多久就各自回屋休息,这也让大家颇为遗憾,毕竟再能一起坐下来的机会并不多。

    上次见到小贱还是她和老公一起在北京请客吃饭,掐指一算也是一年有余未见。这次她老公远在安哥拉未能出席,于是又变成我和巴西的三位室友的小聚。小贱婚后体型未有太大变化,而兵总和丛总倒是都瘦了,只不过程度略有差别。小贱给我看了她老公的照片,大概比在安哥拉相识时胖了三四十斤的样子,令我很是惊讶,想来这一胖,再要瘦下来估计需要耗些年头了。想起蒋生当年的运动员身材也是婚后回国一个长假就犹如气球般膨胀……在这一点上结婚还是真令人恐惧啊。

    至于其她未曾提及的同学,可以套用我跟老高每每在聚会中说的一句话“还是没变”。不过事后听来的几件事还是让我颇为震惊,不过再折回前因一个思量,也不算太出意料,只能是一声叹息。另外可惜的是未能见到抱娃回家的谢总,只能等她返京之后去拜访娃和她了。

    回京之后念及一事,甚是惆怅,在微博上说了一句,算是失态。不过说出来之后也就仿佛好些,尽管不是盼望从某处得到抚慰,但与友人三言两语插科打诨,郁郁之气也就不了了之。

    老乔准备要离开北京,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觉,不过总是个好选择,祝她返家后安定下来吧。
  • 寒露.

    Oct 7, 2012

    进山呆了两天,大概是赶上了这个秋天最后的也是最好的两天。今日寒露一过,天气恐怕就要冷的快了。

    最舒服的时候是这样的:早上九点,被狗叫吵醒后起床,水管里流出的水是冰凉的,掬起一把拍在脸上就会将残存的困意都赶走。和朋友在院子里支起圆桌,四个人晒着太阳打双升。我面朝东方坐着,太阳就从我眼前越升越高,晒得我只能眯起眼抓牌。周围的空气迅速变暖,温度从五度回升到十五度,即使只穿着短袖也不觉得冷。脑筋愈发清楚,连牌运仿佛都跟着变好了。

    到了晚上,抬头就能看到星罗棋布,美得让人不舍得眨眼。

    还拍到了绮丽的晚霞,只是微波粼粼的湖面、安静的树、若有若无的风和一丝丝下沉的夕阳所糅合而成的那种微妙的平衡感,没有办法透过相机再现出来,只能留在心里。

  • 逝者.

    Sep 28, 2012

    上午的时候在一个群里有朋友发了条尼泊尔坠机的消息,我当时心里想的是发改委这两天好像没行动啊。下午的时候看到一个师姐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条表达哀悼之情的微博,当事人是一个在微博上还算看到过几次的名字,脑子嗡的一下,赶紧去看丛总的微博,果然是丛总的同事兼好友,同时也是同校同院的师姐。

    这种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永远不会觉得死亡离自己到底有多远。

    生命消逝的如此轻易,就像是绷得太紧的弓弦,啪的一声就断开了,毫无挽回的机会。

    这时候觉得节哀二字都太过轻浮。没有什么言语能在这时候给予安慰,即便我觉得可以,那也只是安慰自己。

    太难过了。只能希望还活着的朋友都能平安,也为杨姑娘祈祷。

    R.I.P.

  • 疲劳.

    Sep 17, 2012

    上周四打球,一直在跟几个体重平均比我高20斤的人对抗,两个多小时打下来,灵魂都要被撞散了。周六去姐姐家玩猫的时候,下午差点儿困得睡着了;尽管之后睡足了十个小时,但是周日踢球的时候那种疲劳感都没能消除。

    右脚大拇趾的趾甲大概是用了两个多月才长的差不多,昨天踢球又被跺了两脚 - 第一脚是去抢球的时候,对方一个停球转身,一下踩了上来;第二下是右脚停球停大了点儿,只好把球又捅回给队友,结果被上来抢球的人踩了一脚。这两下踩完了我就一点儿都不想踢了,照这个状况,看来本赛季结束前还有机会再换一次脚趾甲。

    周日踢球的弊端就是周一缓不过来,就跟周四打球周五傻逼一样。这样的话,每周的首尾就很容易都在混沌中度过……总之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因为时差的关系,要联络的工作对象也都要到下午才会上线,所以上午的时间就在混沌中过的特别快了。

  • 秋天.

    Sep 9, 2012

    来的真快,上班都穿了长袖长裤,完全不觉得热。

    在浦安拉面吃了大概是今年的最后一份中华冷面,点单的时候老板娘说现在吃会不会有些冷啊,我说再不吃就更没法吃啦。大概下次再去就连冰的啤酒都喝不下去了吧。老板说下周就有鳗鱼饭了,这对我来说也是不能错过的单品之一。

    周六临时的聚会却意外得知又一个订婚的消息,颇有荒谬之感,吃惊之余几乎不知如何表达恭喜之情 - 大概也是没法一下子接受这个情况而不知从何恭喜起吧。不过和当事人双方坐下来一起享受了北京难得的秋日暖阳,一个下午的交流之后多少还是放心了一些。至于接下来我也只能是为好友祈祷,希望一切顺利。

    这个夏天过得真是忙碌而充实:工作、游戏、社交活动(虽然有些单调),除了没有游泳这一点可以说是有些后悔及惭愧,其它都还算不错,连五大联赛以及NBA的休赛期看起来都仿佛一闪而过。

    白天越来越短了,这真令人遗憾。

  • 起伏.

    Sep 7, 2012

    不论踢球还是打球,这两周的状态都有起伏,即便是在一场之内。

    奇妙的是这种起伏并非与体力成对应关系 - 即便是在体力下降的比赛后半段,集中力也依然维持在一个让人满意的等级,所以对表现起伏的解释应该归为……能力没到,不过还是有进步。上周日在地坛后半段的对抗中,在进攻中发挥的有些出乎意料,传出了几次满意的直塞球,串联时的一脚出球也做的还可以。站在后腰位置上还有些不知所措,防守时掌握不好度,上抢太少,经常跟着对手往回退着退着就退到中卫前边儿了,还是习惯打边卫。

    昨天顶着雨去768继续参加篮球活动,连续第三周,在篮球场上的状态也基本恢复了,尽管从安哥拉回来之后没怎么正经连续打过球,不过也没忘。反正原来持球也不是强项,脑子还在,无球跑动就还在,至于防守也是跟着跑跑就也找回感觉了。昨天终于跟二爷有了正面较量,能做的不过是让二爷每十球大概投失一两球而已,只能是让他尽量少接球,一旦接到球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跟这种对手较量才有意思,不过体力和集中力都会迅速消耗,体力下降到一定程度时,集中力会有一次反弹,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提升到一个很高的level,当然再之后就彻底跟不上啦。

  • 队友.

    Aug 27, 2012

    周五,下班之后,跟公司球队的同事一起去喝庆功酒,闲聊的时候听侃侃说他已经辞职了,准备骑行去西藏。瑞哥说侃侃要是从西藏回来还愿意回公司的话可以找他,魏爷也说明年比赛开始之前侃侃一定要回来。我跟侃侃干杯,祝他一路平安 - 他说他是受到另外一个早先辞职去骑行游世界的同事的激励才决定也要上路的,我希望侃侃也能慢慢走的更远,在路上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周四的时候去看人打球,终于见识到二爷传说中七成命中率的表现,名不虚传。跟二爷打球,觉得就好像看到在安哥拉时的一个同事,两个人不管是位置还是风格简直如出一辙。也不知道当时一起打球的那拨儿人现在都怎么样了,前两天看到其中一个人的签名写着“老四都满月了”,他倒是为安哥拉人口增长做出了贡献啊。

  • 无题.

    Aug 19, 2012

    每次踢球之前就觉得脚踝疼,踢起来就全忘了,不算是好事,只能自求多福。最近踢球心态也有变化,往上压的次数变多了,一方面体力有所增强,另一方面是自信心的逐渐建立,当然上压的实际效果还有待商榷。连带防守时的压迫性也变强了一些,我在努力让节奏变得更调和,不过还是需要慢慢积累经验。

    英超新赛季开始,意甲下周也要开赛,还有德甲西甲,每个周末又多了一件惦记的事儿。

    阿森纳被黑猫逼平,利物浦净吞三球败给西布朗,都算是不大不小的冷门。我还挺受不了微博上一堆俩队球迷如丧考妣的样儿的,新赛季刚开始,人员变化、阵容磨合、伤病、体力,要调整的东西多了,别说第一轮,前几轮出什么情况都不会太令人意外。这第一场比赛刚完就一个个跳出来哀嚎是给谁看呢?我是觉得挺没意思的。

    最近连着有人要给我介绍女朋友,都一一谢绝了,的确没想法,也没时间。当然说没时间有点儿假,时间都是挤出来的,不过现在连玩D3的时间都被压缩的厉害,每周也就盼着踢球,以及看球,还有周末睡懒觉,生活单纯一点儿没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