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头.

    Jan 9, 2013

    老猿挂印,关隘在回头。

    马三没回头,宫宝森没回头。他们是为了不同的理由,最后马三还是死在了宫二传承自宫宝森的老猿挂印上,求仁得仁,最后懂了,也晚了。

    人活在世上,有的活成了面子,有的人活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

    宫二没输,她赢了两次,但都是赢在一念间。叶问拉她反被她扯下楼梯当了杠杆,马三一个缓手被她打的贴了火车。容情不动手,动手不容情 - 这么简单的道理,却不是动起手来却都还记得住的。叶问是不堕宫二的面子,马三是不拂宫二的里子;结果一个丢了面子,一个还了里子。

    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叶问一思进,宫二一思停。缘分没到,人鬼殊途。

    《一代宗师》拍的真好,留白之处让人多有遐思。导演不说,就随便想去吧 - 风雨一炉,满地江湖。可惜了丁连山这个角色,台词不错,让赵本山一说总觉得不对劲。

    感慨颇多,这片子有了下载得存一个。

     

     

  • 告别.

    Dec 23, 2012

    学校的南操场要被拆掉了。昨天一个师弟问我今天要不要来踢告别赛,我回他说一定到。我知道今天会很冷,但是这挡不住我也许是最后一次踏上南操场的渴望。今年的最后一场球就这么意外留给了广院。

    见了很多师哥师弟,可惜的是同级生只有耿辉一个人过来。踢到一半还有像是校电视台的人做摄像采访,强哥阳哥说完后耿辉也去接受采访。然后强哥阳哥让我也过去说两句,我说算了,04有耿辉一个人说了就够了。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是我想我会说的大概跟他不会有什么差别。

    毕业四年后再次跟师哥师弟们一起踢球,两年来的锻炼还是有点儿成果,不过现在的水平放在大学时,大概也还是只能替补登场,我们学院的好球员太多了。这两年下来,技术也只算是努力补好基础,关键是信心起来了。明年的目标也差不多制订好,只等开春开踢了。

    算是跟南操场有了一个正式的告别。踢完拍了张照片,夕阳下的南操场,踢球的人群,未融化的积雪。希望南操场早日重生 - 尽管踢球的人也许会越来越少吧。

  • 心流.

    Dec 16, 2012

    看了这个

    心流是人们全身心投入某事的一种心理状态。如艺术家在创作时、人们被电影或书籍深深吸引住的一种关态。人们处于这种情境时,往往不愿被打扰,即抗拒中断。

    这种感觉我曾有颇多体会,主要出现在竞技项目之中。比如足球和篮球。进入这种状态后,能做出一些平时可能很少做到或是做不到的事情。并且在整个过程中,人保持着一种调和的状态,自己不会为做出这个事情感到惊讶。

    以今年来说,我在地坛踢球时曾经有过几次凌空射门,每一次都是把身体控制的很好。正脚背抽射那一下完全没有去找球,就是顺势一抡,脚面就直直地贴上去了。然后球走的路线和最终与大门的相交点也都跟视线所瞄之处完全相符。射门完成之后,这种感觉还会延续少许时间,我也不会注意周围人的反应,只是继续专注于场上的情况。除了射门之外,还有几次传球也是一样,一脚出球,毫无停滞,出球前的那一刻已经“看”到了视野范围外另一侧接球队友即将跑到的位置。很难解释那一刻的感觉,但是在接球之前,这一串动作就像被设定好的程序,从启动到执行完毕,我是不受控制的。

    这种情况在漫画中出现的也不少,尤其是超人系体育漫画……以《黑子的篮球》为例,这种情况就是“ZONE”。至于其它更为过分的杀人网球巨人足球之类的就不在此列了。

  • 错过.

    Dec 2, 2012

    周五没收到高超的短信,我还想是不是因为要下雪所以就干脆不踢了?翻了翻去年的timeline,也是以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作为赛季的终结,也就没想太多。没想到周六下午两点多,高超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不过去了,我才反应过来是他没通知我……阴差阳错就错过了今年的最后一场球。不过昨天那个天气要是踢球也不是乐事 - 冷,最高温度零下一度,大概会是踢一踢停下来就无以为继的节奏。

    周六去看了《无敌破坏王》,起承转合都没有悬念,但是依然很棒。反派角色们的分享会、中央车站里的酱油角色们、Turbo输入的密码、Ralph翻箱子时的零碎 - 太多喜闻乐见的细节。片子结束后,观众纷纷退场,我一个人看完了职员表,听了owl city和AKB48,还看到了最后的一个小小彩蛋,非常满意。

    球队的大师哥上周在微博上与我说曼联逆转便来吃饭,曼联逆转之后我也只当他是一时戏言,没料到他真的携新婚燕尔的夫人来京请客了,意外之余颇为感动。也托他的福,见到了神交已久的一位师姐。尽管席间大多是在听二人讲些师哥师姐们的八卦,没什么插嘴的余地,不过听到那些只在大一时见过的球队师哥的名字,还是恍惚了一下。阳哥也带着女朋友来了,跟大学时候比更开朗了一些,状态很好,令人高兴。

  • 风起.

    Nov 28, 2012

     

    冷得很,晚上最低温度已经降到零度以下。

    又有朋友分手了,有的是因为异地,有的是因为家庭,有的是因为时间。看多了也就不太当回事儿了。

    当然也看到了一些很狗血的事情。原来觉得这些只会在社会新闻里出现的事情,现在在身边的人身上陆陆续续也屡见不鲜了,我无意也无力站在道德高地上对此评头论足,只能是以他们为镜,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在某一天变成同样的人。

    这个赛季大概也就到这里结束了,这两个礼拜连续受伤 - 胳膊肘,两个膝盖,腰。青一块紫一块的。被对手撞了也就罢了,最危险的一块伤却是被聂队连我和对手还有球一起撂翻所造,真是那什么一样的队友。

    办了健身房的年卡,不过平时晚上下班好像也不太赶得及去练,只能周末去了。

    尽管已经基本不玩D3了,也没继续玩BIO6,暂时还不打算买PES2013和机战OG2,但是也没觉得闲暇时光变得充裕。时间还是不够用。

     

  • 疲劳.

    Nov 18, 2012

    这周的状况简直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

    先是周四早上起床就觉得身体不对劲,吃不下东西,有一种轻微的失衡感。中午依然毫无进食欲望,只喝了一碗粥。下午腹泻两次,出了一身冷汗,感觉很像是肠胃炎之类的症状。下班回家之后直接洗洗睡倒,睡足11小时之后起床,感觉好像没事儿了,周五也就没敢吃的太过放肆,中午晚上都吃的比较清淡,饭后还吃了药。没想到周六早上起来又开始腹泻,我左思右想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原因 - 不管是同事还是家人,跟我都吃了一样的东西,可是都没问题。

    还是撑着去踢球了,早先约好的比赛,不去实在对不起大家。结果受腹泻拖累,踢了也就是五六十分钟就抽筋了,本来觉得大腿有点儿紧,没想到最后是追防过程中一蹬地没跑两步,小腿抽筋。虽说是三周没踢球,可是如果不腹泻的话理应不致如此。本来今年就踢不了两场了,这还没踢痛快。下午还说缓缓再踢,到头来也没能缓过来。回家又有点儿腹泻,疲劳值积蓄到了顶峰,吃了药连球都看不动就草草睡下了。

    所幸今天腹泻似乎是止住了,但是疲劳还远远未能消除,估计下周还要缓个两三天才行。还是得有自知之明,这周末在身体状况不好的情况下还贸然上量,着实是自取其辱了,真是个好教训。

  • 冬天.

    Nov 4, 2012

    雨雪接踵而至的周末,再加上吹了两天的冷风,冬天来的太突然。

    周五的时候也算是有一点预兆,下班骑车回家的路上,即便是离开了钓鱼台的范围,依然觉得冷气沿着手往里渗。风是从那一夜起来的。不过这两天之后,温度已经比周五低了太多,明天开始要厚外套+围巾穿起来。

    周六为老乔饯行,小聚一次,来的人数显然不能跟去小白婚礼那次相比,尤其是来的都是上周刚见过的人,也就没那么兴奋。老乔说她回了上海也还会有机会出差来北京,搞得大家也就没什么离愁别绪,再加上都是顶着风来冒着雨走,连续摊的情绪都欠奉 - 王总还想让大家直接去她家喝酒,可惜不是良辰吉日,问了一圈之后只得作罢。丛总戏称下次聚会前要先看黄历,此言不虚。

    这周之后,恐怕气温也是很难再有回升。之前说踢球踢到第一场雪,谁承想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如此迅疾。这么说来,倒真是可以推迟冬歇期,不然今年最后一场球居然是半个月前,想来实在不甘心啊。

  • 杂念.

    Nov 1, 2012

    洗个澡,倒把想写的东西忘了一半。

    这个秋天,像往常的每一个秋天一样,有的人分手了,有的人恋爱了。实在是为分手的人惋惜,尤其是想到那么长的一段关系终于还是不免画上句点,难免叹息。不知其中深浅,也不好问,只能是寥寥数语草草带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能坦然地接受这么一个事实: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无法在这种时刻给予真正的安慰,最后只能是靠各人自己走过去。而无论自己多么想令友人宽心,也很难把握那个度,所以也就沉默了下来。

    曾经在一个好友追求别人的行动中做出一系列错误的鼓励,最终的失败让他沉寂了一段时间,令我也深感惭愧 - 尽管由最终结果回溯,我们得知一切努力其实都是基于一个错误的认知,并非通过我们的努力能改变 - 我依然引以为耻。那次后我也不愿再做类似的蠢事 - 自己离明白都还差的远,谈何指点他人?这种事情不是简单的一个“旁观者清”就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空谈。同样的,他人分手之后的情况,也远不是旁观者能真正了解并关心的。

    大概正是因为我们都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对方吧。对于彼此模糊的认知需要通过有效沟通变得清楚,我希望在一段关系中能够更好地认清自己,也能让对方更加了解自己 - 互相发掘自己和对方,拓展各自人生的宽度与深度,让彼此都变得更好。 - 我也知道这在某种程度上又陷入了空谈。

    但这正是我内心深处还不太想开始一段新的关系的主要原因(之一):并不是多么惧怕在一段关系中试错,可也不想再草率地浪费两个人的时间。一段关系从开始到结束,是会让人成长,只是不去亲身经历,也可以有别的方法学习;起码是可以从中提炼出共性的东西 - 那大概就是人性的一部分。我正尝试学着去掌握它。

    让我能更好地看清自己和这个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