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礼.

    Oct 21, 2013

    周末去苏州参加小贱婚礼。这是我第二次去苏州,上一次是去年参加小白婚礼,大概也是这个时候。

    比起上次小白广邀同学,这次小贱就低调了许多,也就是邀请了班里不到一半的人,最后成行的也不到十人。这样也挺好,去得都是最熟悉的朋友。SARA 因为要在家带孩子脱不开身,就让老尹代为出席了。可惜得是夕雯和顾老板两个不靠谱的放了我们鸽子,不然当年一同在安哥拉战斗过的小伙伴们就重聚一堂啦。

    也是托新郎的福,见到了离开非洲后再没见到的沈总,他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头发剪短了很是精神,携妻女一同来参加婚礼。我们匆匆聊了几分钟,未能尽兴。没跟沈夫人搭话,沈总笑着让爱女与我这个「光头叔叔」问好,小姑娘很警觉地看着我,看来我这个形象不是太好。虽然很想再坐下来慢慢聊,可惜两边的同学们都是各自有活动,我们也只好等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了。还见到了师姐的老公,师姐也是被小孩拖在北京没能来,这种情况恐怕在这几年中会越来越频繁,想聚一次齐整的,那难度可想而知。

    婚礼开始前,老尹让我猜小贱会不会哭,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肯定会,还说小许也会哭。婚礼开始后,小许哭没哭我们不确定,离得太远,只能看到他的脸红通通,小贱则毫不意外地哭了。

    婚宴结束后,我们几个又去唱歌,从大概九点一直玩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无非是唱歌喝酒摇骰子这些。小贱和小许匆匆而来,喝了几杯又匆匆离去 - 第二天还要回门,这些繁琐的程序是少不了的。大家只能是在他们两个走之后还继续频频举杯,默默为他们庆祝。小贱先来的时候,我送了她一首张宇的《给你们》,可惜小许没听到。他们走之后我又点到了在北京从未唱到过的《最后今晚》,陈奕迅的,想送给他们,可惜他们都没能听到。

    和老尹回去酒店之后都迅速睡着。第二天早上起来,退房,然后等人的间隙中又听了两三件趣事。都是俱往矣,不过会心一笑,两相印证,留作心头一乐。

    总觉得好像班里还没多少人结婚,这次掐指一算,也已经有将近一半的人结婚。不得不感叹这岁月神偷的力量,稍一错愕,便让人追不上这形势。

    两次去苏州都是没把时间留给苏州的吃食和景观,多少有些遗憾。不过既然本来也不是为此而来,也就只是口头感叹一下,毕竟来见的人和做的事才是最重要。

    到明年九月,大家就相识十年,势必要有一次大聚。我不奢望能让所有人都来,至少,在国内的人能都出席就很完美。

  • 南下.

    Oct 14, 2013

    国庆休假,去了趟广州。

    上次去还是八九年的那个夏天,也只是匆匆路过,所幸之后一切平稳,在香港就当是度假 - 当然我已经不记得那段经历,只是看家里的老照片才知道还有那样一段往事。

    这次去的主要目的很明确,就是吃。这次在广州也的确是大饱口福,以平均每天五到六顿的节奏不停进食。本来还想趁着到了南方大啖各种水果,结果当然是每天晚上被晚饭和夜宵撑得睡不着觉,遑论睡前水果了……不过北上之后回家称重,体重也未曾增加,难怪在广州看到的本地人都长得细细的,的确是吃不胖呐。

    从广州回来前的最后一天晚上,终于有机会吃了块榴莲,人生又完整了一点点。比起榴莲来,还是在它之前被吃掉的猪脚饭和砂锅粥更对我胃口。再之前吃得种种茶点、肠粉、濑粉、炖品等等也都令人欲罢不能,只恨待的时日太短,自己的胃又不够大。也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很多遗憾,比如住处旁边一家卖烧鹅烧腊的店,每次路过都忍不住念,可是最后也没机会吃一次。还有竹升面、姜醋猪脚蛋、牛三星、掌亦煲……不住个一季度想来是没法尝遍的。

    还去了趟深圳香港,我已经忘了08年的深圳是什么样子,也没有时间去南山打个转,更不要提和原来的同事朋友见面了。香港也是一天之内往返,颇为紧张,自然也没能和亲戚朋友打招呼。种种礼数难以周全,实属无奈,心内暗暗惭愧,只能等下次机会再相聚。

  • 加班.

    Sep 15, 2013

    最近加班开始变得日常化。

    坦然接受,项目来了谁都得忙。同事忙过那一阵,现在轮到我。下周还要给同事做三天 BACKUP ,先祈祷别出什么篓子,再祈祷技术那边的工作进展能顺利,别无所求。

    其实加班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影响,我倒是更喜欢这种状态,总比没事干强,虽然说即便如此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奖金吧……不过总之是趁机学到了额外的东西,很满意。

    当然这个程度的加班比起我的一些朋友来简直不值一提,所以我也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心态。

    -

    开始跟 Execl 打交道之后,不禁想起当年在 Z 的时候如果把天赋点在这上会怎样……大概也是在非洲区做商务,各地跑来跑去,天天加班吧。艺多不压身,Execl 还是值得一学。

    顺着就想到了小白和可可,感叹真是各人各命,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谁更幸福一些呢?选择事业、选择生活、选择婚姻,还有无法逃避地被选择。

    张英雄前几日来京一聚,问起都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的安办,真是一阵唏嘘。脸还都记得住,就是名字已经开始模糊。自从回来后再也没见过沈英雄,颇为感慨。三年前本来有机会一聚,也是阴差阳错没能见到。现在沈英雄的女儿已经有一岁多,想来真是白驹过隙。

    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总觉得遥不可及的事情,其实都在分分钟内就会发生。

    「这一刻,多温馨,甜的笑,真的心,串起了,每一刻,Don't let it go。就让每一刻,紧握在你的手,别让它溜走。」

  • 婚礼.

    Aug 18, 2013

    葛爷大婚。

    稍微为会场布置帮了些微不足道的小忙。我们那一桌的标签是「后院好基友」,令人颇为感慨。自十四五岁时于后院相识,遥想当年聚会者众。后来后院没落,小团体渐渐分开。我们这一群人本来也有十几个,但近些年相聚也是日渐稀少,唯有我和夜总次总葛爷始终保持联络。虽然葛爷与可嵚相识时间较夜总与语桃要短些,但是他们的发展倒是比后者要快上不少。先是在二人相识一年后,我见证了葛爷的求婚,这次相隔不到半年,二人已是礼成。

    婚礼过程甚是简单,葛爷自己也说是「省略了些不必要的环节」,对他们二人及对下面的众位宾客,无疑都是利好。而婚礼上所播放的视频做的很是用心,配乐也选的好。我在其中露了三面,第一次是 07 年与葛爷虎爷同去音乐节看 PLACEBO 、第二次是我和夜总过生日,一干好友聚会吃牛蛙、第三次是葛爷夜总次总和我一起去山吧玩。可惜的是没有更早年间我们聚会时的照片,也没能见到更多早年间相识的朋友,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只能说是长大后,因为种种原因,和有些人总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吧。

    -

    新的赛季开始了,不过这赛季大概会漏掉很多比赛,能看一场是一场吧。下半年也马上就要过去 1/3 ,接下来的日子还有的忙呢。

  • 愤怒.

    Jul 28, 2013

    今天的比赛又输的干脆利落,2:5,九轮以来的最大比分落败。

    有伤心,有失望,有愤怒。情绪过去后仔细想想,还是愤怒所占的比例最高:这本来是一场可以拿下的比赛,结果因为参加比赛的队员太少而无人可换,最后连到场观战的球迷都上场才支撑到比赛结束。这样输掉一场比赛,已经不仅是窝囊的程度,简直是耻辱。那些没有任何理由就缺席比赛的队员把这支队伍当成什么?把这个联赛当成什么?根本就是缺乏作为一名球员最基本的责任感。

    这种愤怒也有一部分是源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赛程过半,保八争六之戏言不幸一语成谶。而今日之败,犹如骨鲠在喉。但在这种时刻更要提醒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踢球的。

    没有时间去讨论这糟心的一场比赛,也没什么可讨论的。马上新的一周又要迎来接下来的比赛,还是先要干好自己的活儿。

  • 连败.

    Jul 8, 2013

    球队在昨天输给了圣西罗之后,已经是三连败了。而且这三场都输的是本来觉得能拿下的队伍,窝囊的很。

    在场上踢的时候也只能顾着自己后面这块儿,前面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个进攻乏力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三场都是进一球,虽然有运气成分,但是的确很难持续给对手压力,没能形成连续的压迫式进攻。防守也有问题,有时是状态起伏出问题,但也有时真就是大片的空位 - 只要戈哥不在,中后场这块就少个扫荡的人,对方总是轻易就直接面对我们的后卫线,压力不小。后腰上阿德吧,防守就是缺个人;不上阿德吧,进攻端又哑火。矛盾的很。涛哥前面没人能吸引对方,两个边前卫的存在感又不强,结果涛哥很容易就陷入包围。

    本来我缺席的两场比赛都拿下,我还挺高兴,老高说的保三争一挺像那么回事。结果回过头来一个三连败,眼瞅着我们就倒数前三,而且下一轮还要打六轮全胜的生产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只能盼着大家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不然我这之前保八争六的话可就真是在第一循环应验了。

    防防不住,攻攻不进,太憋屈了,操。操操操。

    不过也只能是做点儿力所能及的,自己练吧。

  • 假期.

    Jun 17, 2013

    事实证明,三天假期完全无法抵消连上七天班的疲劳。

    最近北京下雨下的太多,人都要发霉的感觉。不过这阵子雨一过去,天气就该不可逆转地热了。下周就要夏至,我非常舍不得,因为白天又要开始变短。自从工位换到楼里另一侧之后,下午也看不到夕阳,很遗憾。上周末去找同事说事儿,在他的工位那边看了会儿傍晚的云,可惜的是阴天的云也没什么好看的。

    Birdo 和马鹿来京参加婚礼,趁机聚了两次,人呢都还是没变。陪他们打了两次英雄联盟,稍微能明白为什么这个游戏这么火了。可惜的是没怎么聊天,只有第一天通宵之后回酒店,在床上稍微聊了聊足球,居然是聊足球!觉得总应该聊点儿什么别的,可惜没那么多时间,大概只能等到去香港,喝些酒之后再说。可是如果话都要靠酒才能说出口又有什么意思呢?

    婚礼也很好,虽然我跟新娘没有那么熟,毕业后才算正式认识吧,打过几次牌,能被邀请参加婚礼有些意外,大概还是蹭了其他诸多男宾的面子。婚礼结束后她来和我们坐了一会儿,稍微聊了聊,才知道她也已经怀孕了。看着她瘦瘦小小的样子,希望她生的时候平安顺利吧。新郎只是匆匆见过一面,还是晚上,都没看清过,这次婚礼总算看了个仔细。而此次同坐一桌的人,算来竟是还未有一人结婚,除了唯一一名女生外,男生们到底是不着急呐。

    把和女朋友的合影放在微信朋友圈,朋友们的反应之大还是令我始料不及。也不打算再跟微博上发,在微信的圈子里已经可以通知到绝大多数有联系的朋友。大家都为我高兴,我也一样。

  • 终结.

    Jun 4, 2013

    EVA 的漫画终于连载完结,十八年过去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中不停冲撞。

    连载开始时,事件被设定在了西元2015年,大概贞本义行也没想到这一部漫画会消耗如此长的时光才能被完成吧。从95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是从00年开始接触 EVA 的,看了 TV 版和早期的剧场版,画质粗糙,也看不懂。到现在,庵野秀明还在扩大着那个世界。只能庆幸贞本义行为我们先画上了一个平行世界的终点 - 尽管它平淡无奇,但也不妨碍我对贞本义行的感激。

    听了一晚上的 Nujabes - Luv(sic) Grand Finale / Part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