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题.

    Apr 24, 2011

    最近干了不少事儿,不过没正事儿,我指的正事儿是能挣钱的事儿,所以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当然比以前总在一个地方吃吃喝喝还是有不少进步的,比如在各处吃吃喝喝什么的。

    今天去参加了史航老师在钱粮美术馆的一个活动,活动叫“那些在书里赶路的朋友,那些在人间赶路的朋友”,名字很长也很好理解,虽然大部分时间不过是他讲他的一些回忆,但是也在我心中引起了共鸣。他说了一句话很好,大意是说相识也许不难,但相忘很容易。他年轻的时候,联络远不如现在方便,写信还是件很平常的事情,几经辗转很容易就失了联系,说起来的确让人唏嘘。现在沟通方便了,却依然有很多人见几面,说几句话,大概就再难有更多交集。

    大概是听讲座的时候感冒药起效了,昏昏沉沉,听起那些人的故事也不自觉地有些伤感吧。

  • 摘录.

    Apr 13, 2011

    摘自《谁能给我剧透一下文斯·卡特未来的命运吗?》 by 张佳玮

    这是一出超级漫长的肥皂剧。你看着一个天才少年超逸出群的亮相爱上了他,你发现他才华横溢可以把一切东西都玩出花玩出艺术来,你看着他爬起跌倒但总是漫不在乎,你每次对他灰心觉得他要完蛋时他总是又闪出些光芒把你勾回来,然后一看到他流露那副剧透式表情你就知道“这次又要完蛋了”。你知道他从低谷中爬起比谁都容易,但只要一不顺心就又会跌回去。于是你抓心挠肺的想,干脆直接把他的结局透给我们吧,在我还对这人存有远大的念想之时。

    -

    这段话令人动容。看球转眼已经15年,目睹了一些白矮星的暮年,一些超新星的爆发,还有许多恒星从超新星缓慢过渡到白矮星的过程。

    我已经不在意那些天才们的结局,伤病是永远无法预料的,结局也是永远无法预料的。我只想享受天才们带来的每一刻,那些仿佛让时间都变慢甚至停止的表演,那些片段将成为永恒。

  • 伴郎.

    Apr 9, 2011

    人生中第一次以伴郎身份出现在婚礼上。

    很有意思,我还甚至紧张过一阵子,不过把伴郎的衣服穿上就觉得心态很平常了。莫名其妙的紧张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彩排的时候看着李二穿上婚礼用的全部行头,走到双方父母中间时,只是背影也让我觉得感动 - 那个高中坐在我斜后方,单手集中操作GBA玩机战,周六补课后一起去网吧打3C吃拉条子,去鼓楼逛模型店吃馄饨侯的兄弟要结婚了。大学四年还有毕业两年多来我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网上说话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他还是邀请我去做伴郎,我接到他电话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有些意外,不过还是马上答应了下来,现在想想当时答应的太快,简直就像怕他反悔一样。

    当伴郎挺累,所幸今天的宾客都很给面子,新郎新娘敬酒都没人为难,我和伴娘也省的要挡酒了。尽管如此,整个儿敬酒及剥糖敬烟还是持续了一个小时,加上之前的一整套仪式,从九点到两点的体力消耗还是很大。最后都弄完,宾客也走了不少了,我也完全饿过劲儿了。不过看着新人父母们的笑容,我觉得能为自己兄弟的婚礼出这么一份力真是太好了,疲劳什么的完全都不是事儿啊。

    璧爷的婚礼在十月份,那时候我应该没什么可能从非洲回来了,真是有种说不出的遗憾。我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兄弟的婚礼,不管是作为伴郎还是作为看客。

  • 酒会.

    Apr 4, 2011

    今天北京天气极佳,天极高极蓝,没云,没风,阳光充盈。

    参加了一个主题酒会,来的人不少,大多是来过数次的,不过像我这样的新人也有。结识了一位品酒师,喝了七款雪利酒,学了不少知识。原来在安哥拉的时候有时候跟客户喝红酒,也就是听客户高兴了说说这红酒好坏,也没往心里去,喝起来也是浪费红酒。今天这场合慢慢喝起来,也竟然能觉出口腔内自有一番新天地,今天喝的第二款雪利酒味道很是丰富,刚入口感觉就好像舌上陡然建起一座城市,随即慢慢倒塌,转瞬又化为海洋拍击海岸;把酒咽下去之后,嘴里又有种新的芬芳味道升起来,仿佛树林中一声响,无数禽鸟飞出。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嘴里已经切换了好几次场景,很有趣。

    不过喝到后来,嘴里就有点儿发木了。每种酒后用水漱口也没有用,再加上后来的酒层次没那么丰富,喝起来也就感觉泛泛,还是不能一次喝太多种。也加上后来太阳落下去了,我们坐的地方都是树荫,有些冷,再喝起来也感觉不如三点时候那么舒服。

  • 照片.

    Mar 24, 2011

    朋友发来一张照片,是大概八九年前一次踢球活动的照片。我当时震了一下,是以前没看到过的一张照片,照片被P过,色调那叫一个青春。

    其实每次活动的照片我原来也基本都有的,但是后来每次电脑格式化的时候都会丢一部分,总是忘记备份。后来存到移动硬盘里之后,移动硬盘又陆续坏了三四个,所以到现在,我没有在网上备份过的照片就都没了。

    原来总觉得多少有些遗憾,现在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回忆总在,当回忆消失的时候,再看到照片也无甚感觉了。再加上我也不太爱拍照,出游也基本都是看看景色,现在更是连景色都懒得拍了,碰到好的景色就站定凝视几秒,把景色留存心中,哪怕只能记住几年也很满足。

    智商不高,脑子不大,要那么多回忆作甚。每七年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记忆也跟着清空了才好。

  • 锻炼.

    Mar 20, 2011

    一冬天没怎么正经锻炼过,偶尔打打羽毛球,偶尔跑跑步,没了。昨天去地坛踢球,开春第一次,准点到场,高超还没来,找着他同学,几个人就先开踢热身,等高超来的时候大概踢了半个小时左右吧。很快就迎来了第一个体能极限,喉咙发干,呼吸困难,赶紧喝水,放缓节奏,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熬过去了就基本挺过去了。不过踢到第二个体能极限时就基本没办法缓过来了,后来续拨儿踢了几场,很是松散,有些时候就基本站在原地,身上很快就凉了,下去穿了外套在场边溜达,看看表也踢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挺满意。

    春天来了要多锻炼!三月不开始减肥,后面九个月都该徒伤悲了。

  • 云南.

    Mar 18, 2011

    在北京赋闲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也想换到某一个地方再呆一段时间,比如云南。不过其实也不一定是云南,也可以是四川,贵州,或者西藏,总之就是去年夏天计划了然而却没去成的西南方。李二的婚礼之后看看能不能一鼓作气吧,虽然我在北京永远呆不够,但是也不乏离开它一阵子或是一大阵子的理由。

    春天真来了,今天都起风沙了,希望明儿别刮大风,还得踢球去。一冬天过去之后第一场球,得把筋骨抻开了再踢,受伤了就太辜负大好春光了。不过比起踢球我还是更想打篮球,可是回学校的路程太遥远,我有过去的勇气,但是不足以支撑我打完球再坐地铁回来啊。我也实在是还不太敢自己开车去那么远的地方 - 我从拿本到现在大概也只开了从家到学校一个来回那么远吧。

    也罢,车技什么的,留到给安哥拉人民添堵用也好。

  • 无题.

    Mar 14, 2011

    自从迎接顾总开始,每周起码三个局,就算是把之前玩wow欠下的帐都补回来吧。

    喝酒喝断篇儿了一次,回家的出租车上把半拉身子探出车窗狂吐不止,师傅默默把车停在路边还帮我拍背,我非常不好意思,师傅安慰我说谁还没个喝多的时候啊,于是又开起来之后我就努力地从车窗探出更多一截身体再吐,最后一点儿都没吐到车上,也算对得起师傅了。然后又是睡了没四个小时就醒了,喝了冰橙汁就回去用枕头蒙住脸继续睡,再起来喝了疙瘩汤 - 看到疙瘩汤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像<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面那只鼹鼠放空时候一样转啊转,什么都听不到了,为什么不管吃的什么,吐出来都是疙瘩汤的模样呢。

    时隔好几年又看了icier的演出,又看到她跳<Pull shapes>,时间好像哗的一下就跳回到几年前的夏天,包子带着我到MAO的后台,那是我第一次见到icier,睁开眼,今天是第二次见到她,时间过得真快。祝icier生日快乐。

    还见了春子,也是隔了一年多快两年了,她的头发留长了,说话的速度也变得稍微快了些,大概快了1/8拍那样。吃了她做的蛋炒饭,聊了很多事情,觉得很放松。我希望我能为我的朋友们提供一些正能量,因为目前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法做到别的什么事情了。

    下周要回学校看看,肉饼,水煮鱼,MHP3联机!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