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殡.

    Jul 6, 2016

    上次参加白事好像还是舅妈的妈妈去世了,在北京,她家是老北京,葬礼完了之后还让亲戚朋友一起吃了个饭。

    这次回山西,看着哥一下子都垮掉了似的,他本来嘴角就有一点耷,眉头也总是紧着,这次回去看他面色极差,脸上罩着一层灰扑扑的气似的。陪着他坐着,也不知道说什么。

    出殡的时候,夫人抱着二大爷的相框,哭得很伤心。二大爷的尸体从冷冻柜里搬出来的时候,家里人拥了上去,嚎啕大哭,我犹豫了一下没有上前。后来尸体推进火化的屋子时,大家都跪下了,那一刻我也觉得揪心。这进去了再出来,就是一捧灰了,小小一个骨灰盒就盛得下。阴阳两隔啊。

    后来也免不了要有一顿饭,二十来桌人坐在那里,还是有说有笑的,让我很困惑。对我来说,亲人的死亡应该是一件很私人,很隐秘的事。

    二妈也没让去参加出殡,说是规矩就是这样的。可是规矩不也都是人订的么,这最后一面见不到,不遗憾么?

  • 匆匆.

    Jul 2, 2016

    昨天早上半睡半醒,丈母娘打来个电话。接起来转给夫人,刚说翻个身继续睡,就听到那边说,二大爷不在了。

    上周日去看他的时候,他虽然状况不好,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撒手人寰……我本来还跟夫人估计说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样子吧。可惜二大爷见不到他孙子出世了,就差那么一周的样子。

    前两天还看他在他家的微信群里说,哪个亲人能来照顾一下,二妈实在顶不住了,他儿子要上班,要照顾媳妇,要照顾他,也是分身乏术。结果最后还是我丈母娘照顾得多些。一大家子算下来二三十口人,就这个样子,最后还是靠我丈母娘出钱出力。还记得四姨之前聊天的时候说,年纪大了,总是觉得亲戚重要,不能断了联系。可是这样的家族关系,又有什么值得维系的呢?

    也许对于二妈和哥嫂来说,算是个解脱,毕竟站在旁人的立场上总是容易一些。

    谁又能体会他们失去家人的痛苦呢,哪怕真的是松了一口气。

    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
    匆匆,匆匆
    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人生本有尽,宇宙永无穷,匆匆,匆匆

  • 食嫌.

    Jun 29, 2016

    断断续续补了一些食嫌的档。

    看了之后也会感叹,啊,这帮人还真是挑食。尤其是来过三四次的人,就会觉得怎么这么麻烦哈哈哈哈。当然如果我去的话,想了想也还是能挑出一两种吃不下去的东西的,比如鱼腥草和香茅放多了的泰式咖喱。另外看到有人吃不下白煮蛋我也还是可以理解,毕竟吃了那些年也曾经有过抵触的时候。

    斋藤工和瑛太都是那种说话很认真,会停下来稍微思考一下再说话的人,而且斋藤工居然兴趣是看电影,在家拉片,还会看没有字幕的伊朗电影……有些意外。瑛太时隔三年两次上节目,性格感觉都变了一些,沉默了许多。年轻人们总是很有元气,比如苏打和冈田将生。

    前一段还跟太太随便看了几集海女,恰好也看了一集能年犬上的食嫌,比剧中表现的还要呆萌,总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只能说选角导演真是厉害。

  • 红白.

    Jun 28, 2016

    跟夫人一起回了趟山西,参加小良哥的婚礼。

    小良哥老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们两个和其他几个前同事看到婚纱照里一张他的面瘫脸,笑的不行。不过他和小乔的状态都不错,两个人都不太紧张似的。婚礼流程还挺简单的,没有太多冗长的发言 - 我本来以为会有的,毕竟这两个人的家庭都很不错,难免会有个德高望重的证婚人吧。但是婚宴之中,因为有个强行吹萨克斯的大哥上来出风头,加上音响声音奇大,连饭都变得让人难以下咽了。我非常后悔在大哥吹奏第一曲时,还礼貌地给大哥鼓掌,大哥大概是受了鼓励才会后来又返场连吹几曲吧……返场曲目里有《名侦探柯南》的 OP ,我们一听到前奏都震惊了,日天当时在大厅外,还发微信问大家里面是发生了案件么,大哥这个曲目选择也当真是出其不意呐。

    后来回太原,又去看了二大爷。距离他们最后一次来北京看病不过是过去了 40 天,二大爷的病已经又恶化了许多,看得出他已经几乎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了,然而思维还是清醒的。我们刚到的时候,他还和我们比划着开玩笑,但是很快就没精神了。这不是我第一次接触衰弱到这个地步的人,但是对我来说还是难以接受,离开医院后,那种压力还难以散去。当时最怕的,是在病床前亲历他人的潮状呼吸,最后一点力量被抽走,然后逝去。

    大概是因为亲眼见了这几近没有尊严的一幕,自己也才会手足无措吧。如果我走到这一步,我一定不会苟活下去。

  • 年末.

    Dec 30, 2014

    今天下地铁的时候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右利足的边后卫(我)在面对左利足和右利足的对手时,注意点有什么不同?分别有哪些优势劣势?当然是建立在对抗双方体格相近的情况下。大概想了一下,完全没有头绪。又想到原来打篮球的时候,防守左撇子选手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应感。可能最终还是因为绝对水平太差所以显现不出差别吧。

    昨天年会上喝的略多,最后回来的路上稍微吐了一点儿,都是红酒的颜色,还有少许晚餐。吐完之后我看着地上的秽物,脑中想得是“我操我晚上明明吃得挺多啊怎么才吐这么点儿”。还好只吐了这一气儿,然后被同事打车送回家后,除了晕就基本没什么事儿了。睡到六点半就醒了过来,起床咚咚咚灌了一肚子三得利乌龙茶,神清气爽。这大概是喝吐的情况下,后遗症最轻的一次。不过在地铁上晃得还有一点儿不舒服,当时就想,中午一定要吃个带汤水的,疙瘩汤也好,拉面也好,一定要有汤。然后托着一本《明报.茶酒共和国》在地铁上看,看了两章,虽然是兴趣盎然,不过酒意也多少又被带出来一些,于是就还是把书收了起来。

    年会上老王一跪实在是太令人震惊……我甚至来不及拍下来这一幕,尽管时间是绝对足够的。旁边T流了几滴眼泪,我没流泪,不过我明白。老王在台上也哭了,一脸眼泪。说实话,虽然跟老王很难有什么直接交流,但是我也能体会到老TOM人在视频里说的老王的人格魅力。不开玩笑地说,我觉得老王在游戏圈儿,甚至互联网圈儿的CEO里,都是最爷们儿的那一个。

  • 加班.

    Oct 19, 2014

    这周末本来想是终于能痛痛快快踢个球,结果往常周日的联赛提到了周六。托加班的福,这周也就没去成,不仅如此,连同事的婚礼也没去成。本来一桌十二个人,听说最后也就去了三个……没去成的倒有四个是跟我一块儿在加班的。当然即便比赛还是周日,我也还是去不了,昨天从两点干到十点多才回家,然后又赶方案赶到四点多才睡,前面出差也是连着两个晚上都三点多睡,今天终于是挺不住了,一觉睡到下午两点多才醒,一口气睡足的感觉还是好。算算也有好几年没有过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以后才醒的经历,之前哪怕是通宵到六七点才睡,一般也会在十二点前醒过来,可见这次真是疲劳累积的厉害。

    这么掐指一算也又是一个月没踢球,公司每周固定的足球活动已经许久未曾参加,哪怕是周末联赛处于夏歇期的时候,也都因为加班的原因没法去踢,等于在联赛夏歇期开始后,一共就踢了半场球……不过那半场的发挥自己还是挺满意的,主要是受益于这小半年的锻炼。和鹿鹿一起办了健身卡,虽然只能每周末去一次,连无氧带有氧练上俩小时,不过坚持了这么一段时间,多少还是有些见效。虽然体型变化不大 - 基本没瘦,体重还是 65kg ,不过据鹿鹿说,love handle 的确小了些,肩膀多少厚了一点,胳膊也粗了点儿。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锻炼身体,免疫力有了明显的提高。去年和皮皮酱油在一块儿的时候免不了大打喷嚏,今年连秋天过敏季的时候都基本上没怎么犯病,这才是最大的福利。当然如果能让体态再健康一些就更好。

    夜总和语桃经历了一番折腾后,终于领证并且乔迁新居,深深为他们高兴。继葛爷之后,他是小饭桌第二个落听的。下一个大概是我,至于次总我们只能为他祈祷 - 谁让他和女友都不着急呢。高中同学里,刘老师也完婚了,对象是她的初中同学。新郎在婚礼上对刘老师说的话令人不禁莞尔,听的出来是个地道的北京实诚老爷们儿,这也让人不禁为刘老师高兴。总之周围结了婚的朋友大都还是找到了令人满意的归宿,尽管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有个好的开始总是让人踏实一些的。

    十一去夜总家做客的时候,他们还才搬进去没几天,家里空空荡荡的,显得房子尤其大。我说住久了,房子里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慢慢的房间就满了,就像生活一样。

    这两季的日剧看得不多,昼颜虎头蛇尾,结局烂得好像是专门为 SP 埋伏笔一样。圣女更是从头到尾基本全部平淡没亮点,只能用来感叹红颜易老。补了无法坦诚相对,也是一般,当然放在当年看的话,可能还是会更多一点从社交产品带来的人际关系交往的讨论吧。动画也是只能期待 JOJO 年番的更新,除此之外基本上就是看看泡面番 - 三五分钟的长度正好,吃完午饭看两集,心情轻松进入下午的工作。想看的还有很多,总是比看得要多。

    比起看的电视电影来,看的书听的音乐更是少得可怜,连买的离线第一期都没读完。惰性太大。

    总之想要保持生活的平衡并不那么容易,有得有失,只希望每一分钟都并未虚度。

  • 无题.

    Apr 22, 2014

    真是懒,懒得写。从一月一篇到俩月一篇,再到一个季度一篇,我都懒得给自己找借口,懒不是借口,是事实。

    联赛还在踢,今年从第二场开始就不得不面对缺人的严峻问题。踢到现在拢共有六七场,我也跟老高半真半假说退赛说了几次,真是缺人。报了四十人的大名单,除了知道有人生病、有人上课、有人谈恋爱之外,剩下少说还有三十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不来。场场都恨不得有新面孔的朋友,基本都是家真拉来的,没他的话我们这比赛真是踢不了。至于我自己,身材和体力都不如去年生病前,这还要坚持每场基本打满全场。防守也不如去年,犯规倒是干净利索。进攻比原来强,正经传过几次好球,可惜没转化成助攻。去年如果是标准值一,那今年估计也就是零点六零点七左右吧。说实话,这么踢也挺没劲的,我觉着不如原来跟安外三小踢友谊赛好。

    基本上把春天的过敏季熬过去了,就那么一个月的事儿,所以一直拖着没去医院,吃几天西替利嗪的事儿嘛,而且今年春天的过敏季好像没那么长,不知道跟柳絮杨絮变少了是不是有关系,不过家里有两只猫,回家都不敢跟他们玩。

    从年初到现在,手头过了不少游戏,中国区里面,真正能让用户沉淀下来的还是 DOTA 传奇,从榜单上来看也是这款的表现最好。游戏对于不付费和付费用户的黏度都挺高,能做到这点也不容易;日本区里面,有一款弹珠类的游戏表现的确好,不过在物理反馈上跟 2D 的 JOJO 星尘射手以及 Monster Strike 完全不同,我是不太习惯的。 Monster Strike 的表现有点儿后劲不足,腾讯签下后还不知道要用多久来修改,仅是原产品的话,在中国区是不会有太大爆点 - 当然如果只是作为战略性防御的一部分,作为离腾讯体量还差得远的我们只能感叹了。日本人其实也是大拨儿轰,尤其是老厂子,说放下架子开始抄,立刻就展现出可怕的行动力,比如光荣就是把问答类和弹珠类的作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准备出来……多年积累的 IP 优势这时候才在这个后手中展现出优势呢。不过同样是老厂,Bandai 这次做的 JOJO 星尘射手简直是让人火大,都已经 2014 年了,居然还有很多严重到让用户可以义无反顾流失的 bug ,这是吃准了真(nao)爱(can)粉不会弃坑才敢这么做吧。今天打了五场高级火属性素材本,四次闪退,就差摔手机了 - 一天算下来一共回复 24*6=144 点体力,这四次闪退就浪费了 80 点体力啊。

    也没时间追日剧,每周追着看看 JOJO 第三部、排球以及乒乓这三部动画,说要压缩时间看书也没看,倒是把坎贝尔的书快买齐了。等搬家后最紧要的还是先把身体练健康些。

  • 28.

    Jan 16, 2014

    好久没写日志了,的确是懒。不过想想漫画作家赶上新年还都休刊呢,心内多少释然了一些。(并没有

    其实还是发生了不少事情,只是没想到十一月十二月哗啦啦地就飞走啦,怎么就什么都没写呢?自从搬到新居之后,晚上基本不上网,跟过去在家吃完晚饭就坐在电脑前比起来总是稍微健康了一点。当然这个改变也跟同事的遭遇有关 - lina 的颈椎肩椎脊椎都有问题,还有骨刺增生,已经到了压迫神经以至于整条胳膊都会痛的地步,真是令我瞠目结舌。于是自己也开始注意坐姿,注意多活动脖子肩膀,注意回家后不再以固定坐姿看电脑⋯⋯于是就很少上网了。加上工作忙的关系,连微博豆瓣知乎都很少登录,原来加的群也退了好几个,重心都放在工作和线下的二人生活上。

    今年连总结都没想写,不过真想写的话其实也很简单:工作上走入正轨,生活中遇见真爱。不过踢球比起再前一年来是退步了不少 - 本来受到赵行德的激励,还想今年再接再厉,争取一年踢个七八十场球,结果到头来踢了也就是二十场?球队的人一起跨完年,我和老高还有弟弟打车路上说的话还犹在耳边,想来真是惭愧,这个二人生活与组织生活的平衡是彻底没把握好。只能是今年争取多踢,不说大话,一场一场来,也希望身体别像去年似的,一个支气管炎整得三四个月不得安生。

    今年要有两个大聚,分别是高中和大学 - 高中毕业十年,大学入学十年。十年,我从十八到二十八,我却时时觉得仿佛毕业还就在不久之前,然而同学们一个个在各个 sns 上大晒子女照片得现实提醒着我,就像萧潇那首歌唱得一样,时间没有等我。当然未婚的人也还有很多,包括我,不过我还是比起单身同学们领先一步的。想想今年大聚时,将有不少同学拖家带口出席的景象,真是⋯⋯

    刚过完新年,和鹿鹿一起去台湾玩了一圈,虽然挺累,不过还是颇有收获 - 不光是美景美食,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交互模式变得更完善,能够更好地一起去面对问题,并承担各自的责任。当然耍个小脾气啊,闹个小别扭啊也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怎么解决争端,当日事当日毕还是很有效的做法。

    而新年之前,我发烧的时候,鹿鹿细心地照顾我,请假陪我在家和去医院,让我觉得病痛其实不是什么问题,因为有她陪我一起呢。

    二十八,离三十又近了一步,我并不畏惧年龄增长,只怕虚掷时光。感谢有鹿鹿陪我一起面对这个世界,并且带我走上探索这个世界的旅程。

    今年的目标就是继续积累游戏行业的工作经验,放宽眼界,不拘泥于自己目前的工作范围;锻炼身体,保持健康,为下一次旅行做好准备,因为会走得更远;爱自己,爱鹿鹿,爱亲人和朋友们,不要伤害这些自己爱着的人;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保持清醒,保持自己的节奏继续前行。

    2013 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